节能环保+安全生产 南非中企得奖多

节能环保+安全生产 南非中企得奖多
桑顿区(Sandton)是南非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多家中国企业把在南非的办公地点设在该区域

罢工、缺电是家常便饭

除了冀东水泥之外,还有许多大型中资企业涉足南非的制造业、采矿业,中钢集团便是其中之一。
从冶金部分化出来之后,中钢集团致力于市场化的对外资源投资、贸易和技术引进。1996年,为缓解中国铬矿资源稀少的局面,中钢启动了南非项目,以60%的股权合资成立中钢南非铬业有限公司(ASAMetals),成为第一家投资南非实业项目的中资公司。2009年,中钢买下了同样位于桑顿区的一栋17层大楼并命名为中钢大厦进行物业管理。
除了ASA,中钢还在2007年与南非萨曼可铬业(SamancorChrome)成立合资公司,入股该公司旗下Tubatse公司,占50%股权。
本报记者在中钢南非公司采访时了解到,中国企业进入南非需要注意两个问题,首先是劳工,罢工对于矿业企业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每年都有工会组织要求加薪的和平罢工,需要企业和工会协商解决工人的诉求。所以,南非虽拥有资源优势,但用工成本不断升高,矿工的工资并不比国内便宜,懂技术的炉前工人和高管的成本更高。
另一个问题是环境,南非的环保和安全要求比国内还严格,如果环保不达标,附近居民投诉并被确认,矿场马上会被要求停产停工,一旦矿区出现任何人员伤亡,相关部门也马上会要求停工整改。不过,去年中钢获得南非矿业部“300万班次零致命伤”的安全生产奖,据了解,南非只有4家企业得到过,中钢是获得该奖的第一家中资企业。
此外,南非面临严重的电力短缺,矿区会与当地电力部门签订电力保障协议,但电力部门会要求矿场将用电量控制在最高负荷的90%以内。中钢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今年的停电尤其频繁,一个月甚至停好几回,连续20天没停电反而成了新闻。
南非是非洲第一电力大国,国营的电力公司Eskom提供南非95%和非洲大陆45%的电力,90%以上的电力供应依靠火力发电。但是,2008年之后,南非的电力需求开始逐渐接近发电能力上限,加上运转多年的设备疏于维护,新的设备建设速度又远远跟不上,多种因素令南非面临7年来最严重的电力危机。

把南非当成主场

本报记者在南非采访期间,但凡谈起在南非的中资企业,一个最常被提及的品牌就是海信,一些用过海信家电的南非当地人告诉记者,海信的产品不仅价格实惠,而且质量可靠。
海信在约翰内斯堡的办公室兼产品展厅位于Woodmead区一处静谧雅致的商业办公园里,记者在那里见到了年轻干练的海信南非公司产品线总监欧扬。
欧扬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海信新的工厂设在南非首都之一开普敦,生产的产品是冰箱和电视机,两种产品的产能都是每年40万台,目前生产线处于饱和生产状态,冰箱日产1200台,电视机日产1700台。
“南非工厂主要供应南部非洲地区,尤其是南部非洲共同体。出口是我们的重点,今年所有产品的出口额目标是2000万美元,打算明年实现翻番增长。”欧扬的语气中已经把当地市场看作海信自己的市场。
海信1994年进入南非市场,2013年建成了自己的工厂,为当地提供了700多个直接就业岗位。欧扬和他的团队来到南非管理产品线已经5年,团队成员都是干劲十足的80后。
“大概是10年前,中国员工背着包带着样机一户户去敲门,后来才慢慢地引入外方的销售人员。”欧扬称,海信在南非的核心资源是品牌和渠道。通过多年的渠道培养,现在的海信在南非拥有了强大的品牌话语权。据全球市场调查机构GFK统计,海信的电视和冰箱的市场综合占有率均达到20%的水平,且均位居行业第二。
通过了解,记者感受到海信正在南非一步步耕耘着本地化战略,把国内的内销模式移植到南非本地,而且,在拥有强大的渠道能力之后,海信不仅不会像一些企业那样在海外做贴牌代工,反而有很多如微波炉等产品还贴了海信的牌。
“由南非的第三方调查机构Bateleur得出的消费者净推荐值(NetPromoteScale)看,消费者被问到在购买电视或者冰箱的时候会选择什么品牌,电视我们是第二位,冰箱已经是第一位,也就是说,这些消费者如果再次购买冰箱的话,海信会是他们的首选。”欧扬的语气透露出自信,而这种自信的来源是真金白银的业绩。
欧扬告诉记者,去年海信南非公司实现了1.25亿美元的销售收入,比前年增长20%以上,利润420万美元,而今年仅上半年的销售收入就同比增长了43%,年度目标为1.57亿美元。

南非经济下滑该如何投资

海信的发展可以说是逆市增长,因为从很多方面看,南非作为新兴经济体的发展确实遇到了瓶颈期。
21世纪初,南非经济曾经充满活力,2007年曾高达7%,成为引领新兴市场发展的金砖国家之一。不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一度将南非经济打入低谷,此后虽有反弹,但近几年一直徘徊在1%~2%之间的低增长。尤其是近期,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挫和美联储加息预期引发的汇率剧烈波动共同导致南非经济陷入低迷。据南非统计局最新数据,今年第二季度该国GDP环比下降1.3%,时隔4个季度再度出现负增长。
此外,南非失业率从2010年以来就一直维持在24%以上的高位,意味着南非劳动力人口中每4人就有1人处于失业状态,失业人口超过500万。
不过,荣延松称,南非投资的基本面依然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南非的发展的确遇到了一些困难,经济发展目前处于一个比较低的水平,相应的就业、社会治安也存在一些发展中的问题,但是我们相信,我们的企业只要充分认识并加以防范,这些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南非贸工部投资促进中心主任扬纳斯·侯森(YunusHoosen)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南非在非洲大陆吸引外资、经济一体化、工业化和和平进程中均处于领先地位。政府现在有一份‘9项计划’(Nine-PointPlan)用于重振低迷经济,其中一项就是改善投资环境,尤其是私营部门投资。这些计划还关注基础设施发展,以释放经济增长动力,政府还鼓励第二产业发展,并着力加速城镇经济,提高青年人口就业率。”
一位在南非生活工作了16年的华人告诉记者,需要用有别于其他非洲国家的眼光看待南非。由于过去相继受荷兰和英国殖民,现在的南非,从随处可见的建筑和基础设施到影响每个人生活的公共管理体系和社会运行机制,仍然深深保留欧洲的模式。但是,正如其他新兴经济体一样,南非正在经受挑战,政府需要调动更多的力量完善国家治理。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9-26 08: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