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峰:一个旅美清华工程师眼里的中国“雾霾真相”


中国雾霾“突变”了吗?

一些人认为中国的雾霾在2012年发生突变,而能源消耗并没有突变,因此推断雾霾是与2012年燃煤电站在脱硫脱硝环保指标大限到来前,仓促上马脱硫脱硝设备,工艺和设备缺陷有关。排放的污染物浓度和总量达标了,但就是扩散不出去进而形成雾霾,量变到质变。这种“突变说”符合很多人的感觉,却缺乏数据和事实的支撑。事实是2011年前后,美国驻华使馆率先公布北京PM2.5数据,开始引起中国人对雾霾污染的极大关注和担忧,面对雾蒙蒙的天,人们心理上发生质的变化。
2010年11月,美国驻华使馆监测仪的空气质量指数超过了500是一起标志性事件。美国使馆每隔一小时更新它在Twitter和大使馆网站的北京PM2.5监测数据。通过网络和其它传媒大肆渲染美国驻华大使馆的空气污染指数,开始引起中国政府和人民的高度重视,许多人第一次从理论上认识到雾霾对健康的危害迫在眉睫。
经过一年的争论,2012年1月,北京空气质量监测进入了“PM2.5时代”。北京市环保局开始公布综合观测实验室的PM2.5研究性监测数据,供市民参考。这也就形成雾霾在2012年的所谓“突变”现象。2012年2月29日,国务院要求各地向社会公布PM2.5的数值。3月2日,国家新修订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发布,新标准增设PM2.5平均浓度限值。
美国对PM2.5有成熟的检测手段和预防措施,是因为美国曾长期深受其害,美国洛杉矶的雾霾治理也经历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久病成医。但即使如此,美国也要到1997年才提出PM2.5的标准。到2010年底,美国和欧盟一些国家将PM2.5纳入国标并进行强制性限制。
凤凰城治理雾霾,“牺牲”了谁
事实上,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的燃煤电厂都不可避免地是污染排放大户,这是由煤炭化学性质所决定的,这就是为什么凡是有条件的国家都尽量避免燃煤作为主要能源,而发达国家雾霾污染水平低与它们大量采用核能、水电有关。笔者工作单位与前面提到的纳瓦霍燃煤发电厂有着重要联系,自从美国政府把纳瓦霍电厂选做为应对气候变暖计划关闭的火力发电之一,笔者始终关心该电厂的命运。


纳瓦霍发电厂(Navajo Generating Station)
2012年10月24日,新美国媒体(New America Media)邀请亚利桑那西班牙、印第安、中文等十个少数族裔媒体,到亚利桑那印第安人聚居区进行了为期两天的探访,其中纳瓦霍煤电厂的兴废引出了纳瓦霍印第安人保护区环境和经济发展矛盾的话题,再次把纳瓦霍这个多灾多难、贫困的印第安部落同全人类共同面临的环境与发展、多数人的利益与弱势群体的保护等等难题连在一起。
记者采访了一位退休病弱的老人,他对于火电站的去留很矛盾,一方面火电污染了保护区的环境,影响到他们的健康;另一方面,他又担心一旦电厂,煤矿关门,本来孩子们的就业渠道就很窄,就业问题必然雪上加霜。
在美国社会中,地处偏远、缺水少电、缺医少药、语言流失、网络不畅,甚至姓名都已被同化的印第安人,其保留地经济发展停滞、社会问题严重早已不是新闻。美国司法部2012年统计表明,印第安人保留地犯罪问题严重,约210万印第安人处于赤贫状态。美国小企业协会2007年一项调查表明,只有1%的印第安人拥有自己的企业。在所有社会指标中,印第安人几乎都在最底层,如青少年自杀比例为18.5%。印第安人高中辍学比例为54%,也是全国最高,但人均收入最低,各保护区的失业比例高达50%至90%。
纳瓦霍是全美国最大也是最贫困的印第安人保护区,根据美国人口统计局2011年统计,美国登记在册的纯血统印第安人约293万,有着两种血统以上的印第安人约229万,合计522万人,约占美国总人口的1.7%,其中纳瓦霍人为33万。纳瓦霍部落保留地面积约7万平方公里,横跨犹他、亚利桑那、新墨西哥三州,保留地内60%的社区不通水电。区内的经济支柱产业是煤矿、火力发电和铀矿,由于都是污染行业,前景均不乐观。特别是美国政府承诺的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重大举措之一就是关掉纳瓦霍煤电厂,更为纳瓦霍的经济蒙上一层阴影。煤电厂目前有500多雇员,其中85%都是纳瓦霍人。当地煤矿则为这个煤电厂供应燃料。煤电厂和煤矿一共为当地创造了近千个就业岗位,关闭煤电势必对纳瓦霍经济造成灾难性打击。类似的事情发生在中国打击面则会更大,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煤炭需求减少,煤炭大省山西的经济首先受到严重冲击。
中国的环保及雾霾问题经常被外界利用、恶意炒作成为政治议题,其实考察美国环保,背后倒是真有实实在在的人权问题,纳瓦霍电厂只是一个缩影。美国的自然生态、人文生态和政治生态被世界上不少人羡慕,但在其背后不可回避的却是血淋淋的民族生存、抗争和无奈的历史。美国殖民者能夺下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是牺牲美洲原始主人——印第安人生存权利的结果,这是众所周知的,但很难想象,在后工业时代解决环境问题是,居然还在牺牲印第安人的权益。
这里不得不提以自由民主人权标榜自己的美国政府对原住民具有战略意义的民族政策,现今印第安人这个美洲大陆曾经的主人,不仅沦为人口少数,而且成为政治上失声的人群。印第安人曾经是人类历史上最大族群之一,现在却很难听见他们的声音,这不只是因为在殖民者入侵和统治过程中,人口锐减到几十万,更是因为残存人口被美国政府分割、驱赶分散在全美国310个荒凉贫瘠的保护区内,变成彼此互不隶属,互不相干的550多个部落,而且被认定为不同种族。纳瓦霍印第安人的官方称谓是纳瓦霍族(Navajo Nation)而不是印第安族,一个二三十万人口、全美最大的印第安族部落在美国这个多元社会里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即使一个部落能发出同一种声音,对于以白人为主体的“民主社会”,既无足够的选票,也无经济实力去游说国会议员,除了等待主流社会良心发现和同情,会有政治家真的肯卖力改善印第安人的生存环境吗?
关闭纳瓦霍煤电厂的替代方案是增添新的环保措施,按照股东之一兼运营方的SRP测算,如果纳瓦霍发电厂排放达到美国环境署的haze即雾霾气体排放标准,就需要在2018年前投入11亿美元进行彻底改造,而30多年前建设这个厂的投入仅6.5亿美元。其实这个电厂也间接关系到亚利桑那州大部分居民的用水问题,如果关掉这个厂,不仅影响到印第安部落的经济,而且与之相关的亚利桑那调水工程的用电就需要市场采购,亚利桑那州多数居民用水的价格就将成倍增长。
中国已经是温室气体的最大排放国,但是中国人口是美国人口的4倍多,人均排放只有美国的1/4,美国人冬天暖气烧到家里可以穿短袖;夏天空调开到冷得要穿羊毛衫,几乎人人开辆高耗油汽车上下班,而中国大约有一半的人口夏无空调冬无取暖设备,如果中国中南部广大农村和城市贫困家庭冬天家里温度能烧到摄氏18度,中国的能源需求还需要巨大的成长空间,增加替代能源减少煤炭的使用量,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寒冷中瑟瑟发抖的人最关心的是有一盆火,不管是煤火还是柴火,而绝不是雾霾。
发达国家和中国富裕起来的人们如果真心关注人类的未来,首先就应该控制自己的欲望,把文明的成果分享给还处在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穷人,只有有能力挥霍的人们都身体力行,节能减排,才是现有条件下最好的降低污染的手段。八十年代清华大学的学生喊出“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像当时的中国一样阳光向上,而“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对于减轻雾霾才是最为切实可行的减排手段,拥有巨大现实意义。

来源观察者网站  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HouFeng/2015_12_21_345345_s.shtml0-tsina-1-16258-397232819ff9a47a7b7e80a40613cfe1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23 00:47:36